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鄉鎮>
§當前位置: 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鄉鎮

群眾脫貧快,得靠能人帶。鄉村扶貧離不開(kāi)有思路、有闖勁的“領(lǐng)頭羊”—— 看三義鄉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的致富門(mén)道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1-02-0314:27:15
時(shí)節臨近立春,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三義鄉蓮花村,19個(gè)羊肚菌種植大棚沿著(zhù)山勢分布,村民們在大棚內外忙碌著(zhù)。

據重慶日報消息 時(shí)節臨近立春,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三義鄉蓮花村,19個(gè)羊肚菌種植大棚沿著(zhù)山勢分布,村民們在大棚內外忙碌著(zhù)。

“忙完這一陣,就等著(zhù)三四月份采摘羊肚菌了?!弊浴笆苎眮?lái)到偏遠的蓮花村,羊肚菌種植能手侯春均就扎根在了武陵山深處,讓羊肚菌種植基地一畝地產(chǎn)值超兩萬(wàn)元。因為把羊肚菌“種”成了好產(chǎn)業(yè),2019年10月,侯春均被三義鄉黨委政府聘為蓮花村的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。

三義鄉是重慶18個(gè)深度貧困鄉鎮之一,山高坡陡、交通不便,產(chǎn)業(yè)扶貧難度不小。

“群眾脫貧快,得靠能人帶?!比x鄉駐鄉扶貧工作隊隊長(cháng)王祖勛坦言,該鄉緊扣中藥材、高山蔬菜經(jīng)果、特色養殖等脫貧主導產(chǎn)業(yè),選擇懂產(chǎn)業(yè)、懂技術(shù)、懂市場(chǎng),在相對應的村有產(chǎn)業(yè)基地,具備一定實(shí)力和奉獻精神的產(chǎn)業(yè)能人擔任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,“‘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’是榮譽(yù)性質(zhì),不屬于村支兩委實(shí)職干部,不納入鄉村干部考核,不領(lǐng)取報酬?!?/p>

在侯春均等幾名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的帶領(lǐng)下,三義鄉村民脫貧致富的勁頭更足了!

產(chǎn)業(yè)扶貧資金折股量化

羊肚菌種植讓村民家門(mén)口上班

已與羊肚菌打了多年交道的侯春均,對這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的各種門(mén)道摸得很清楚?!叭绻馐欠N植,三義鄉地處偏遠交通不便,沒(méi)有任何優(yōu)勢?!焙畲壕鶝Q定,要搞就要搞全產(chǎn)業(yè)鏈,三義羊肚菌產(chǎn)業(yè)才有前景。

2018年,侯春均帶著(zhù)資金、項目,在蓮花村800多米高山上建起了羊肚菌標準化種植基地,鄉里則幫助他申請扶持資金,用于補貼建設羊肚菌產(chǎn)業(yè)基礎設施。羊肚菌種選育室、種植大棚、食品加工車(chē)間等一一落成,羊肚菌面、菌湯罐等產(chǎn)品研發(fā)成功,蓮花村羊肚菌產(chǎn)業(yè)初具規模。

受聘為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后,侯春均覺(jué)得自己的擔子更重了:“不能光想著(zhù)自己做大做強,還要想著(zhù)怎么幫全村搞好產(chǎn)業(yè),拓寬老百姓增收門(mén)路?!?/p>

為此,侯春均和鄉、村干部一起謀劃,將部分產(chǎn)業(yè)扶貧資金折股量化給村集體和村民。村集體占股30%,公司占股70%,村集體每年保底分紅不低于3萬(wàn)元。

“靠著(zhù)股權合作,2019年實(shí)現了頭年分紅,村集體和村民股權收益3萬(wàn)多元?!鄙徎ù羼v村扶貧第一書(shū)記金輝介紹,雖然2020年的分紅還未結算,但肯定能超過(guò)3萬(wàn)元。

當然,村民的收益遠不止于此。

羊肚菌從育種到采摘,需要5個(gè)月時(shí)間,這期間育種、種植、采收、烘干……各個(gè)工序都需要勞動(dòng)力,包括30多名貧困人口在內的村民常年在基地務(wù)工。去年,公司給蓮花村村民的勞務(wù)支出就有15萬(wàn)元。

1月27日,彭水三義鄉蓮花村,技術(shù)專(zhuān)員在羊肚菌種植大棚里為村民答疑解惑。重慶日報圖

“現在我們兩口子都圍著(zhù)羊肚菌轉,在家門(mén)口上班了,每人每月有2000多元收入?!?0歲的貧困戶(hù)王勝權笑著(zhù)說(shuō),他們一家還在2019年8月搬離了建成于上世紀60年代的木房子,搬進(jìn)了位于蓮花村安置點(diǎn)的一樓一底新房。

如今,三義鄉已有260余戶(hù)村民靠著(zhù)羊肚菌產(chǎn)業(yè)鏈脫貧致富。侯春均又開(kāi)始探索技術(shù)扶貧,從云南請來(lái)了在讀博士專(zhuān)門(mén)幫村民用生物制劑改良土壤,并免費提供菌種,“這樣,無(wú)需大棚,村民自己也能種羊肚菌,公司包銷(xiāo)路,一同闖市場(chǎng),又能給村民增加一筆新收入?!?/p>

發(fā)展中蜂養殖

村民每月有工資年底能分紅

三義鄉弘升村六組山坡上,90個(gè)蜂箱整齊排列。54歲的貧困戶(hù)龔正文正挨個(gè)檢查著(zhù)蜂箱:“天冷了,蜂子沒(méi)地方采蜜了,要看下每個(gè)箱子里的蜂糖夠不夠蜂子過(guò)冬?!?/p>

在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王子高的幫助下,弘升村成立了彭水縣宏升種養殖農民專(zhuān)業(yè)合作社,在村里發(fā)展了690群中蜂,分布在村里7個(gè)集中養殖點(diǎn)上。

弘升村黨支部書(shū)記劉明華介紹,為了照看這690群中蜂,村里聘請了龔正文等7人為管護員,其中有4人為貧困戶(hù),每人每個(gè)月工資為1500元。

與蓮花村將產(chǎn)業(yè)扶貧資金折股量化給村集體和村民不同,王子高的重慶子高中蜂養殖有限公司承包了弘升村7個(gè)點(diǎn)的690群中蜂。

“每年每個(gè)點(diǎn)給村里150斤蜂糖,按100元一斤算就是1.5萬(wàn)元,靠這7個(gè)點(diǎn),村里就能收入10.5萬(wàn)元?!蓖踝痈呓榻B,除此之外,7個(gè)管護員每年的工資也由自己支付。

不僅在弘升村,王子高在被聘為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的當年,就在三義鄉蓮花、龍洋、弘升等村帶動(dòng)村民發(fā)展中蜂1800多群,年產(chǎn)蜂蜜兩萬(wàn)多斤,338戶(hù)貧困戶(hù)受益。王子高說(shuō),目前三義鄉年產(chǎn)蜂蜜超2萬(wàn)斤,產(chǎn)值200多萬(wàn)元,“按照利益聯(lián)結機制,貧困戶(hù)可以分50%,那么338戶(hù)就可以分到100多萬(wàn)元,平均每戶(hù)有兩三千元?!?/p>

而在弘升村,村集體收入的約55%將分紅給112戶(hù)入股村民,其中貧困戶(hù)有72戶(hù)。

1月27日,彭水三義鄉弘升村,54歲的貧困戶(hù)龔正文(左一)正在檢查蜂箱。重慶日報圖

“每個(gè)月有工資,年底還能分紅,日子是越過(guò)越好了?!鄙钊找娓纳?,也讓龔正文在管護好中蜂養殖點(diǎn)的同時(shí),想為村里做點(diǎn)事情,“我就去認領(lǐng)了個(gè)‘池長(cháng)’來(lái)當,為大家管好水?!?/p>

地處喀斯特地貌區的弘升村自古缺水,給村民的生產(chǎn)生活帶來(lái)極大不便。2020年7月,鄉里投資71萬(wàn)元,從三義鄉龍陽(yáng)村1000多米高的大白巖崖壁上引來(lái)了溶洞水,解決了弘升村四、五、六組112戶(hù)、264人的用水問(wèn)題。

為了管好用好供水設施,村里施行“池長(cháng)制”,每個(gè)“池長(cháng)”管護一口蓄水池,負責蓄水池的雜物清理、設施設備維護等工作。

“當‘池長(cháng)’沒(méi)得一分錢(qián)收入,但能給大家做點(diǎn)事情我就高興?!北M管自己管護的蓄水池容積僅為50立方米,但龔正文依然一絲不茍。

免費供苗保底回收

辣椒種植帶來(lái)紅火生活

午后,陽(yáng)光透過(guò)天窗,灑落在重慶彭椒農業(yè)開(kāi)發(fā)有限公司位于三義鄉小壩村的辣椒加工廠(chǎng)房里。這里紅色的辣椒堆積如山,一如村民紅火的生活。

辣椒堆里,張春花正和幾名村民一起分揀著(zhù)辣椒。

從事辣椒生產(chǎn)和初加工15年,張春花在彭水朗溪鄉、龍塘鄉、普子鎮、鹿角鎮、太原鎮等15個(gè)鄉鎮發(fā)展辣椒種植基地上萬(wàn)畝,覆蓋種植戶(hù)5000多戶(hù),實(shí)現每戶(hù)增收兩萬(wàn)多元。

2019年,作為三義鄉媳婦的張春花接到了三義鄉黨委政府的邀請,聘請她為小壩村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,請她回鄉發(fā)展產(chǎn)業(yè),帶領(lǐng)村民增收致富。

“嫁到三義,我就是三義人,為家鄉做點(diǎn)事是應該的?!碑斈?,張春花就采取“公司+基地+農戶(hù)”的模式,在三義鄉帶動(dòng)村民種植辣椒和高淀粉紅薯1200余畝,“辣椒和紅薯苗子都免費提供,并提供技術(shù)培訓、專(zhuān)用肥,與村民簽訂保底價(jià)格回收?!?/p>

為了解決辣椒保鮮問(wèn)題,張春花又在三義鄉小壩村修建了2000多平方米的辣椒加工廠(chǎng)房,購買(mǎi)了6臺半自動(dòng)烘干設備。

在張春花幫助下,小壩村一組貧困戶(hù)李紹泉2019年種了6畝辣椒,收入4萬(wàn)余元。2020年,嘗到甜頭的李紹泉種植了10畝辣椒,雖然因為天氣原因受災,但依然收入近4萬(wàn)元。

小壩村一組貧困戶(hù)蔡勝余,則在張春花的辣椒加工廠(chǎng)里務(wù)工,“當炊事員,還幫著(zhù)篩選辣椒,每個(gè)月收入2200到2500塊錢(qián),安逸得很?!?/p>

“只要眼睛能看得清,都可以來(lái)這里分揀辣椒;只要能走動(dòng),就可以來(lái)給辣椒打包?!睆埓夯ń榻B,辣椒加工廠(chǎng)用工一般采取計件算工資,能做多少就發(fā)多少工資,并優(yōu)先聘請貧困戶(hù),每人每天收入至少80元。

2020年,張春花的辣椒加工廠(chǎng)加工鮮椒680余噸,出廠(chǎng)干椒170余噸,產(chǎn)值近600萬(wàn)元,僅用工支出一項就超過(guò)18萬(wàn)元。

“鄉村扶貧離不開(kāi)有思路、有闖勁的產(chǎn)業(yè)‘領(lǐng)頭羊’。近些年,縣里給政策給扶持,聘請了許多‘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’?!迸硭h委書(shū)記錢(qián)建超介紹,從三義鄉起步的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制,如今已在彭水全縣進(jìn)行推廣,許多像張春花這樣的“產(chǎn)業(yè)村長(cháng)”扎根農村,正成為脫貧攻堅、鄉村振興的重要力量。


分享
相關(guān)新聞>>

黃金村種下黃精賺“黃金”

手機閱讀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頁(y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