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文化>
§當前位置: 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文化

未覺(jué)池塘春草夢(mèng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5-2709:46:41彭水吳炳霖


◆潘玉毅

未覺(jué)池塘春草夢(mèng),是因為池塘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。對于許多90后、00后的孩子來(lái)說(shuō),打小被父母關(guān)在學(xué)校、書(shū)房和培訓班里,連大自然都很少接觸,對池塘更是沒(méi)什么概念,在他們的記憶里,池塘或許根本就不曾存在過(guò)。

在我小的時(shí)候,池塘是很常見(jiàn)的。古人筆下的詩(shī)句,像“半畝方塘一鑒開(kāi),天光云影共徘徊”、“綠樹(shù)濃陰夏日長(cháng),樓臺倒影入池塘”在現實(shí)中都能找到原型。且不說(shuō)遠的,我家老屋后面隔著(zhù)一條一公尺寬的小路便是一個(gè)池塘。池塘里的水很清,風(fēng)一吹,波光粼粼,煞是好看。俗話(huà)說(shuō)“水至清則無(wú)魚(yú)”,所以,除了幾只石蟹,很少能看到魚(yú)蝦之類(lèi)的小生物。

“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風(fēng)?!背靥僚c垂柳似乎是人類(lèi)建筑學(xué)上的一對標配。有池塘的地方多半就有柳樹(shù),此處也不例外。池塘邊上有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柳樹(shù),陽(yáng)春三月,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柳條如發(fā)絲一般垂入水中,好似愛(ài)美的姑娘在臨水梳洗打扮。在旁觀(guān)者眼里,池塘與柳樹(shù)儼然是兩個(gè)知契的好友或者一對相愛(ài)的情侶,你為我擋光,我喂你喝水,深情款款的模樣,讓池邊的青草羨慕不已。

與許多庭院里的池塘不同,這個(gè)小池塘,過(guò)路的行人都可以賞玩。不獨是人,動(dòng)物們也可以。山里的鳥(niǎo)雀尤其愛(ài)它。它們會(huì )來(lái)池塘里喝水,有時(shí)站在池邊的石板上,有時(shí)順著(zhù)垂柳掠過(guò)水面,待到水喝夠了,便飛到枝頭高歌一曲作為回報,鳥(niǎo)語(yǔ)歡騰,讓人覺(jué)得整株柳樹(shù)都在歌唱;還有鄉下人家養的大白鵝,伸長(cháng)了脖子喝足了水,追得主人家的小孩子滿(mǎn)院子跑。

那時(shí)候,我在書(shū)里讀到“荷塘”一詞,心想池塘里若是開(kāi)滿(mǎn)荷花該有多好,然而它并沒(méi)有因為我的期盼而真的長(cháng)出一朵兩朵的荷花來(lái),不免略感失望,但這無(wú)礙于其他孩子對于池塘的喜歡。大人們再三叮囑,說(shuō)水很深,不要去池塘邊玩耍,但總有好奇的孩子假意去池塘邊揀火石,裝作不小心跌入水里,弄得渾身濕漉漉的,在父母的呵斥聲中,被拎上了岸。

池塘對于大人們來(lái)說(shuō)另有用處,淘米、洗衣是最尋常的。但它不像王羲之的墨池,是個(gè)死物,“臨池而學(xué),池水盡黑”。此間池塘的水四時(shí)都是綠色的,像大自然深邃的眼眸,望也望不到底。我想,池塘里當有暗流,不然,淘米水早該把池水洗白了才是。正如朱熹詩(shī)中所寫(xiě)的那樣:“問(wèn)渠那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(lái)?!?/p>

當夜幕降臨,月亮升起,池塘里也出現了一個(gè)月亮,這個(gè)月亮光澤上比空中的要稍黯一些,但距離似乎離我們更近。人打池塘邊上經(jīng)過(guò),抬頭望月,低頭還是月。記得小時(shí)候,有一次晚上父母去鄰居家中串門(mén)了,我從睡夢(mèng)中醒來(lái),發(fā)現家里只剩下我一個(gè)人,心里害怕,用插蠟燭的插盤(pán)把門(mén)鎖鑿開(kāi),跑了出去。跑出去之后發(fā)現,四下里黑漆漆的,連個(gè)人影也沒(méi)有,心里的恐懼又添了幾分。不知不覺(jué)間走到池塘邊,看見(jiàn)水中的光亮,心里稍得安慰,就站在岸邊上看了許久。過(guò)不多久,父母便回家了。

而今,池塘已經(jīng)很少見(jiàn)了,我亦許多年不曾見(jiàn)過(guò)。閑時(shí),只能打開(kāi)書(shū)本在古人的詩(shī)句里回味,池塘春草夢(mèng),也是每個(gè)人的舊夢(mèng)。

分享
相關(guān)新聞>>

童年的吊筐

手機閱讀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頁(yè)